壹佰网|ERP100 - 企业信息化知识门户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696|回复: 19

[其他] 正在学习ORACLE ERP的同学们,下述这篇文章值得大家认真学习研究:ERP实施 各有各的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5/11 16: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如果您注册时有任何问题请联系客服QQ: 83569622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正在学习ORACLE ERP的同学们,下述这篇文章值得大家认真学习研究。如果你通过努力能够看懂、看明白这篇文章,并从中看出门道,则对于你的进步与水平的提升将大有益处。也希望有经验的“达人”们,能针对这篇文章,写出研究心得或导读性质的辅导文章,给大家以帮助。当然,也欢迎同学们将学习中的疑问或不解提出来,大家一起来共同研究提高。

   
【编者按】
  华通公司决定上mes New Roman">ERP,购买了某大型ERP应用产品,并聘请国内该产品最成功的实施公司负责此次项目的实施。现在项目已经完成业务调研,进入了方案设计阶段...
 故事背景:

  华通公司是国内著名的IT分销商,主要代理某国际品牌的小型机服务器和笔记本,是这两条产品线的国内总代理,陈立丰在华通公司负责小型机的业务运营,任产品线总经理。今年年初,华通公司决定上ERP,购买了某大型ERP应用产品,并聘请国内该产品最成功的实施公司负责此次项目的实施。周强伟是该顾问公司的高级顾问,负责本次项目服务器产品线分销部分的实施;罗闵是陈立丰的副手,任小型机产品线的副总经理;田荣是周强伟的同事,但负责另一条产品线(笔记本)分销模块的实施。

  现在项目已经完成业务调研,进入了方案设计阶段。今天下午刚刚开完双方方案讨论会,华通公司陈立丰及其他三位同事参加了此次会议,罗闵因为去拜访客户,没有参加会议,顾问方只有周强伟参加。会议从下午3点一直开到晚上9点,争论不休。

  业务介绍:

  在小型机的分销中,由于客户的需求差异很大,分销商都需要根据客户的需求对所采购的机器进行改装,称为改配。为了能方便地看到机器及其配置情况,一般对小型机都按其部件进行管理,称为打散入库。而根据已有的机器和配件,以及通过新的采购配出客户需要的机器,称为备货方案。

  前言:

  一个故事,两种版本,三个问题,四位人物。

  故事是虚构的,但能勾起我们多少真实的回忆
……

  不能相互理解的苦衷,给我们多少深深的思索
……

  写给参加过ERP实施的人们!


客户版
会议不欢而散,陈立丰感觉今天自己的情绪的确有些失控了,所以主动终止了会议,否则真不知道自己会说出多难听的话来。

从会议室出来,陈立丰习惯性地带了一下门,没想到该死的门上的弹簧太有力了,的一声,吓了自己一跳,真不知道门里的周强伟怎么想,是不是显得自己特没风度?以前遇到这种情况,自己都会主动去说明一下情况的,今天实在郁闷,没心情,随它去吧,也给他点颜色看看,爱咋地咋地。

  陈立丰觉得心里堵得慌,习惯性地给罗闵打了手机,他们俩感情很好,罗闵小陈立丰两岁,但处事冷静,而且是个很好的听众,所以陈立丰工作和生活上的事都喜欢和他说说。罗闵对领导简直太了解了,陈立丰刚一开口,就知道他心里不畅快,于是说:那我们老地方见吧!”“老地方是这个城市有名的酒吧一条街的一个酒吧的名字,他们经常去那儿喝酒聊天,高兴的时候喜欢去,不高兴的时候也喜欢去。

  陈立丰到老地方的时候,罗闵已经在他们的那张老台子上点好了他们常喝的蓝带,而且已经做好了倾听牢骚的准备。陈立丰人还没坐下,话先出来了:你说我们他妈的怎么就这么背?嘿,整天在外面当孙子。本想这次咱是客户了,该做一回老子了吧。哪知道还是他妈的孙子,不,比孙子还孙子。你说说看,咱钱付了不是?老板下了死命令了不是?搞不好要打我的板子,可他们那方案呀,真是惨不忍睹啊!说完,一仰脖,先下去一杯。

  罗闵赶紧给他递了一支烟,点上。然后缓声道:还是说说今天的情况吧!陈立丰也觉得很奇怪,再急的事,和罗闵坐一块儿,自己总能平静下来。陈立丰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悠悠地吐了一连串的烟圈,烟在自己的肺里转了一圈之后,陈立丰也平静下来了。

  今天是这样。陈立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他是一个思路不太清楚的人。今天会议一开始,我就跟周强伟说,你们的方案我看了,我知道一般的进销存肯定没什么问题,我们买了这么先进的ERP软件嘛。我只关心三件事情,你光给我讲这三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就行了。哪三个呢?陈立丰好像又回到了会议中,就是我上次强调的打散入库、改配和配货方案。


  他是不是没听懂我们上次说的业务啊?罗闵插了一句。

  可别提这茬了,后来吵起来的时候,我还问了他一句:你到底懂不懂我们的业务啊?呵,这小子贼不高兴,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但没敢回答。我估摸着大概的他听懂了,细节不是很清楚,这东西本来就很简单嘛。我想下次,把他带到现场去,把整个流程跟一圈,细节才能搞清楚。陈立丰自己续了一根烟。

  是啊,你接着说吧。罗闵觉得自己打了茬。

  接下来他就开始给我讲打散入库的方案,咱俩不是看了,可看不太懂吗?一堆污七八糟的ERP术语。实际上是怎么回事呢?照他们的意思,用一个库位表示一台机器,用库位的名字来表示机器的名称,名称里面包括机器的系列,批次和序列号信息,这样就能查询了。然后用这个库位下的Item来记录这台机器的详细配置。说完,一饮而尽。

  “Item?是不是他上次说的那个什么项目?罗闵想求证一下。

  是那玩意儿,别说什么项目,我一听这项目就头大,翻译成什么不好啊?嗨,项目,亏他们想得出来,软件里也是这名儿,要不就是什么物料,还不如叫无聊呢。


  不过不叫这叫啥呢?也够难为他们的。罗闵总是很心软的。

  是啊,上次咱不是问他了吗?他说全世界都这么叫,全中国都这么翻译。根就坏在老外身上了,你说弄个别的词不行吗?Item?咱也没办法翻哪!陈立丰也愤愤起来。

  那能满足咱的需求吗?罗闵觉得又跑题了。

  基本上还行,录入,查询都能做。但太麻烦了,跟我们手工做没两样。首先,录入的时候,每个机器得新建一个库位,然后配置得一行行地录进去,录的时候呢,配置,就是那个Item是选的,选就够麻烦的了,得通过关键字查询,如果选不出来,得先新建Item。听说上线后,Item得由专门的人来管,没有的时候,得先填单子申请,然后审批,等他录入后,才能选出来。你说烦不烦啊?那咱以后业务还咋做?这还不算,录进去以后呢,按机器查还问题不大,如果要查所有的机器,得开发什么报表。嘿,别提这报表了,乖乖,得先提交什么请求,然后不停地刷新,半天才出来个东西,还丑陋无比呀,根本不是表格,是文本一样的东西。你说以后用这玩意儿,咱还怎么干活啊?我让他给我演示了一下,我的妈呀,我眼都花了,界面都大得不得了,可有的时候就输一个参数,我说能不能把那些咱不用的玩意儿给弄掉,他说不行,那得修改程序。这鸟东西谁用啊?我看咱们那几个小姑娘直摇头,以后可有得她们烦了。


  那能不能弄个模板啊,以后在模板基础上改就行了。


  我问了,他说标准功能没有,估计以前没人这么用过,要的话得开发!开发一个这界面可不容易,他们300美金一天算便宜的,他还不得给咱弄个三四天,一万块钱还不一定能弄出来这个东西。陈立丰有点迷茫似的。

  别的需求都能满足吧?罗闵都有些害怕了。

  需求好像都能满足,就是太烦。本来很简单的事,总是要绕几个圈子,就向咱开车到这儿来,明明离咱公司不到1公里,可不是单行道,就是那儿不让左拐,那儿不让右拐,你说难受不?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大大的复杂化。陈立丰叹了口气,又喝完了一杯。

  那再说说改配吧!


  改配呀,就更烦了,我现在也没弄太懂。听他说,得弄三张什么单,什么单来着?


  物料搬运单,那东西叫Move Order罗闵提醒道。

  对,就这东西,你怎么知道的?陈立丰有点奇怪地问。

  方案上不是有吗?我以前不是做过改配吗?整天搬机器了,搬来搬去,我觉得这东西听形象的,所以印象特别深。三张单子分别干什么啊?


  第一张记录好像是记录所有出库到改配车间的整机和散件,第二张记录改配的具体内容,第三张记录所有改配完成后的入库整机和拆到散件库的散件。


  倒是蛮形象的,模拟了我们改配的过程呀。你看,我们改配的时候不是先把机器搬出来吗?这就是第一张单子,然后就进行改配,估计就是第二张单子,把配件从一台机器一到另外一台机器上。然后再都入库,就是第三张单子。挺形象的,咱们业务也是这么操作的。


  形象倒是形象,不过以后可够他们受的了,光出库打勾他们就得半天,还改配呢!陈立丰又有些泄气地和了一杯。

  那是,烦就是烦了,不过把过程记录下来了,以后可以追踪了,不然老是一笔胡涂账啊。再说说备货方案吧,我其实最关心这个了。说完,他们俩碰了一杯。

  陈立丰立马来劲了,就是因为这个吵起来的。


  为什么啊,不是有好几套方案嘛?


  那都是些屁方案。呐,咱俩以前不是希望拿到订单之后,录进去,点个按钮,系统就告诉我们哪些配件有,哪些没有,有的该保留的保留,该改配的改配,没有的自动生成采购单吗?做梦吧,干不了!什么狗屁自动化呀!


  那他们能做到怎么样?罗闵有点行有不甘的样子。


  和手工查不多!先录入销售订单,和入库时一样,得一行一行的录,不过他说订单可以拷贝和复制,还算减轻了一点工作量,然后可以有的配件进行自动保留,不过结果可能不对,因为系统非常愚蠢的,比如订单上需要一个36G的硬盘和1G的内存,刚好有一台机器上就有这两样东西,按说可以从这台机器上同时保留这两个东西,进行改配就得了。可要系统做,可能从两台不同的机器上来取,那要是100个部件,可能从100台机器上取,你说那不成组装了吗?还改什么配呀?还要手工生成改配单,你说烦不烦呐?

  那不能开发吗?


  别提开发了。我说这样肯定不行,你得给我想办法,他开始说可以开发系统进行保留和生成改配单的部分。我说还是能开发的嘛,干嘛不早说呀?然后他说了一堆开发的坏处,什么过多的开发会影响系统的稳定性和数据的安全性啦,什么将来系统的升级会非常麻烦,可能要重新开发啦。我一看,他就是不想干,找什么理由啊,咱要蒙客户的时候还不是这么干的。我说,这些我不管,咱以后不升级不行吗,什么稳定性和安全性,那是你开发水平问题,我管不着,我只要好用就行。他又说,开发了这个,其实用起来还是很麻烦,他大概给我演示了一下将来的操作过程。我一听,我头都大了,复杂无比,界面很难用,提交很多个请求。我急了,说这哪行啊,不是可以开发吗?你全部开发,我就要傻瓜的那种,点一个按钮,全搞定!这东西逻辑上没什么难的,我做过开发,一点都不难。他又说了,不是这样的,大型的系统是很复杂的,这呀那的,我一听火就上来了,我说,我们请你们来干嘛来了,不就解决这些问题吗?好,你们销售来打单的时候,拍着胸脯说,这没问题,那没问题。喔
,等我们签了合同了,付了钱了,做的时候你告诉我这也干不了,那也干不了,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呀,诈骗呀?他还给我解释说,不是这样的,需求都能满足,只是是不是自动的问题。我说,废话,我们没有系统的时候还能干呢。你就说开不开发吧,能干就干,不能干趁早走人,我们另请高人。陈立丰很解气地一口气喝了一大杯。

  怎么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呀?罗闵觉得有点过。

  你是不知道今天下午的情况,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了,我都拍桌子了。


  那周强伟这么说?


  他说得请示他们项目经理,我说那你慢慢请示去吧,今天就这样。转身我就走了,顺手带了一下门,你知道咱那门儿吧,嘿,特响!妈的,显得我特没风度。


  我估计他也特郁闷
!”

  是啊,以为我是冲他的。陈立丰是否有些委曲。

  顾问也不好做啊
!”

  他们挣那么多钱呢!一天收我们400美金,3000多块呀,真他妈黑!


  是够贵的,不过他们工资也不高,一万五撑死了,我有一朋友也在咨询公司,他告我的。罗闵又开始同情起来。

  那他们还折腾什么劲啊?都被老板挣去了。


  算了,咱说点别的吧,弄这个ERP弄得头都大了,就没消停一天。陈立丰把肚子里的话说完

了,就感到腻烦了。

  是啊,说点高兴的事,否则还不得郁闷死。罗闵也觉得已经够烦的了。

  ……
  等他们一结账,才发觉不多不少喝了500块钱的啤酒,陈立丰有点醉了,斜了一眼服务员说:

“500
块算什么呀,还没有我请一天顾问的零头呢。弄得服务员一头雾水。

  罗闵还算清醒,知道车是没法开了,只好放在老地方过夜了,明天再来开回去了。

  于是罗闵就打了一辆车,他害怕陈立丰出事,决定送他回去,刚打开车门,陈立丰就钻到前排坐进去了,司机很客气地问:请问,您去哪儿呀?


  回家去,还能去哪儿?出来吹了点风,陈立丰有点醉了,说话很冲。

  司机吓了一跳,没敢吭声。罗闵赶紧解释:他喝醉了,去新大花园。


  不一会儿,陈立丰这家伙就睡着了,还笑出了声,罗闵怕他着凉,赶紧把他叫醒,问他笑什么呢?陈立丰摸了摸脸,略有所思地说:我做了一个梦,我看到周强伟给我了一个很好的方案,都实现了,我笑了!


顾问版
  会议不欢而散,周强伟感觉自己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幸亏陈立丰终止了会议,否则真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周强伟目送陈立丰离开了会议室,的一声,吓了自己一跳。这人也太没风度了,周强伟心里恨恨地想,懒得管他,他妈的,其实该摔门的是我,他大大咧咧地骂我,我向谁说去,真是郁闷。管他呢!生气就是拿别人地错误惩罚自己。周强伟想到这句话心里舒服多了,爱咋地咋地,我才懒得生这种人的气呢。

  想的是不生气了,可周强伟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刚好手机响了,田荣叫他去吃饭。周强伟觉得没一点胃口,于是说我们去喝酒吧。田荣很理解他,说那就陪你去吧。田荣和周强伟是同时进公司的,两人经常一起切磋技艺,研究系统功能,彼此非常了解,不过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做项目。于是打了车,这个城市他们不太熟悉,的哥推荐他们去酒吧一条街的解愁酒吧,两人一听正合此时的心境,于是说,那就去解解愁吧。

  周强伟觉得自己非常疲惫,所以在车上一言不发,田荣也不好问他,想让他休息休息。到了解愁酒吧,两人找了个靠墙的位置坐下来,点了两大灌生啤,准备来个一醉方休。周强伟一口气先喝了小半扎,酒一下肚,话就上来了:你说我们他妈的和三陪有什么两样?陪说、陪笑、陪干活!三陪还有小费呢,咱们有啥呀?还要惨遭蹂躏!顾问这行真他妈不是人干的,客户是爷,得服侍着,还得服侍得好,人天还不能多,否则老板不高兴,你说咱还怎么活啊?周强伟一肚子苦水。

  你丫就别诉苦了,该干的还得干,该陪的还得陪。田荣无可奈何地说:还是说说今天的情况吧!周强伟觉得田荣这种太极的性格真的很适合于做顾问,韧性很好,压力越大反弹越大,从不会被客户弄得乱了阵脚,而自己还是太急躁,没耐心稳住客户。

  今天是这样。周强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他是一个思路非常清楚的人。今天会议一开始,陈立丰就给我说,别的他都不关心,他知道系统肯定能搞定,他只关心那三个最主要的关键问题。别说人家不懂,其实这家伙挺清楚的,尽拣最头疼的问。周强伟说完一饮而尽,就是上次咱讨论的那三个问题,什么打散入库啦,改配啦,还有配货方案什么的。


  咱们是不是没理解他们的业务啊?田荣有点担心地问。

  可别提这茬了,后来吵起来的时候,他还问了我一句:你到底懂不懂我们的业务啊?靠,我气不打一处来,那么点东西有什么难的呀,这东西本来就很简单嘛。不过话说回来,细节问题确实不太清楚。如果要弄得很清楚,得到现场去,把整个流程跟一圈,才能把细节搞明白。周强伟又来了一大口。

  是啊,你接着说吧。田荣觉得自己打了茬。

  接下来我就开始给他讲打散入库的方案,方案他们大概是看了,但没看太懂,可是那东西多简单啊,真搞不清有什么难的?我不是和你讨论过那个方案吗?用一个库位表示一台机器,Item表示配置,既把机器打散了,又保持整机的形式。和他们现在的业务简直一摸一样,不但神似,而且形似,多完美的解决方案啊!敢说没有比这更好的了。周强伟简直有点陶醉了。

  可他们不懂啊!要是用BOM可能直观些。田荣似乎有点遗憾。

  不懂是正常的,要懂就怪了?BOM咱不是讨论过了吗?根本就行不通啊,那多复杂啊,配置千变万化,得建多少个BOM啊,那他们还不得跳楼?连Item他们都不想建啊!


  这回他们该知道Item是什么东东了吧!田荣看着周强伟坏笑。

  你说老外也够绝的,呵,Item,真神!说实在的,刚开始我也觉得项目翻的不好,现在觉得很形象啊,一项一项的。名词有什么可纠缠的,关键是要接受,这年头怪名词多了,象他们那样挑毛病,还怎么干事啊!


  打住,大哥!后来怎么样了田荣觉得又跑题了。

  后来呀,我给他们演示了一下系统,我觉得我做得够慢了,但他们还是觉得太快了,因为我用快捷键比较多,习惯了,没办法。他们觉得太复杂了,我看那几个小姑娘直摇头,估计眼被眼都被晃花了,我说习惯就好了。我上次看一个客户,系统操作那个熟练啊,比我快多了,所以还得先哄着他们用,慢慢就习惯了,习惯了就不觉得了。陈立丰说界面太复杂了,让我把那些不用的东西去掉,我说那太麻烦了,得重新开发。再说,放那儿能碍什么事啊,你不用说不定别人用,现在不用说不定将来用,怎么能乱删呢?什么他们都觉得复杂,我觉得还是观念问题,以前是手工管理,那多粗放呀,当然简单了,现在上系统管理要求精细了,希望得到以前得不到的数据,那不就会变得复杂吗?这道理不是明摆着吗?可他们就怎么不明白呢?老是和手工比,根本不是一个概念啊。又要管理精细,又要不加大工作量。既要马儿跑的快,还要马儿不吃草,你说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好事啊?


  不过刚开始是不习惯的,让他们用Dataload吧!田荣建议到。

  这我倒忘了,可用Dataload还是先要录入Excel吧,还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呀。不过倒是可以过渡一下,因为他们习惯Excel,等用一阵子了,自己都觉得烦,系统也用熟了,估计就自动放弃了,好主意!周强伟觉得诉了半天苦,总算有点收获了。

  需求好像还都是能满足的!田荣不怀好意地笑。

  是啊,可大系统就有这毛病,明明很简单的事情弄得很复杂,因为它要满足很多种情况。这样小企业用起来就会觉得非常复杂,这倒真是个问题呢。以前我们说规范和效率成反比,其实通用性和效率看来也是成反比的喔。周强伟象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得,别臭美了,还是说说改配吧!

  改配的最佳方案应该是用制造来做,但那样不是更麻烦嘛,再说他们也没买这个模块呀。


  我觉得用Move Order挺好的,从打散入库开始,我们就只有这个方案了。


  是啊,其实我们的方案是浑然一体的呀!两人相视一笑。

  真的,我觉得吧,这样做挺好,操作不复杂,既可以追踪,还形象,容易理解。Move Order真叫咱用活了。田荣也洋洋得意起来。

  这么好的方案,可他们还是有意见,总觉得咱没有充分发挥系统的潜在功能,你说郁闷吧,咱提供的方案都是想破了头想出来的,他们都不知道这多难啊!


  废话,人家不是客户嘛,能跟咱一样吗?我觉得吧,还可以把那三张单子弄得简单点,至少录入简单些,否则工作量也蛮大的。


  是啊,可办法都想完了,要不弄个开发得了,弄个Windows那样的拖拽功能的,那多方便,多形象啊。


  别提Windows,都他妈盖茨把客户教坏了,大系统干这种事多难啊。田荣摇摇头。

  是啊,一提开发我就头大,咱也不敢开这个口子啊,那么点人天,开发?老板还不得剁了我们!


  是啊,老板那刀磨得锃亮,就等剁人呢。田荣又在那儿坏笑。

  今天也就是为这开发吵起来的。


  你开始痛苦的回忆吧!说完这句话,田荣喝了一口啤酒,差点没笑扑出来。

  你知道他们要什么吗?傻瓜的那种,就是按个钮,一切都搞定。该保留的保留,该改配的改配,该采购的采购,最好连机器也自己走路。这样不就省事了吗?


  那不是咱追求的最高境界吗?类似于凌波微步!田荣又有点忍不住了。

  别耍贫了。我真服了你,总是谈笑间搞定客户,羡慕啊!还是说改配吧,不开发的话,自动保留功能很难用起来,系统自动做的话可能保留得一塌糊涂,没准100个零件从100台机器上来取,变组装了。开发吧,逻辑关系太复杂了,想想得按输入的配置寻找最优方案,先找一个最接近的,然后看哪些需要改配,还得自动生成改配方案,相当于咱自己开发一个MRP啊。你说咱能答应吗?开发这个得多少人天呐,咱猴年马月才能上线?如果那样,老板真的得剁了我。周强伟又是一肚子委曲地喝完了一扎。

  那弄个半自动化呗!


  天哪,别说半自动化了。我看陈立丰有点着急了,说可以开发保留和生产改配单的部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他说还是能开发的嘛,干嘛不早说呀?我感觉给他解释开发的风险,这家伙不耐烦了,说这些我不管,咱以后不升级还不行吗,什么稳定性和安全性,那是你开发水平问题,我管不着,我只要好用就行。明显是胡搅蛮缠嘛,没办法,我就大概给他演示了一下开发后的操作过程。这下更不得了了,他觉得还是很复杂,说这哪行啊,不是可以开发吗?你全部开发,我就要傻瓜的那种,点一个按钮,全搞定!我差点晕过去了,真是要最高境界的。我说,大型的系统的开发非常复杂,而且要开发的功能逻辑也太复杂了,开发很困难。没想到这家伙火那么大,一拍桌子,瞪着眼说,那我们请你们来干嘛来了,不难就不请你们了。你们的销售来打单的时候,拍着胸脯说,这没问题,那没问题。可等我们签了合同了,钱付了,做的时候你就这也干不了,那也干不了,你们到底是干嘛的呀,诈骗啊?我靠,那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你说我们的销售也是,干嘛什么都答应人家呀?喔,他们走了什么都不管,让我们来擦屁股,再说也没法擦呀,多复杂啊。我只好说需求都是能够满足的,只是是不是能实现自动化的问题。他说,废话!没有系统的时候我们还能干呢。后面的话就更过分了,他说你看着办吧,开不开发你们自己定,能干就干,不能干趁早走人,我们另请高人。怎么会这样的?再说,他算老几,说这话。周强伟也觉得不可思议。

  要不咱做不了销售呢?田荣早就想说这句了。

  销售都一样,不这么说,能卖东西吗?再说他们也不懂啊!周强伟居然为销售辩护起来了。

  你倒是挺替别人着想的啊,怎么收的场啊?


  我能怎么样啊?压住火,不爆发,说回去给项目经理报告。他转身就走了,还给我摔门,郁闷啊!要不说,咱还不如三陪呢。


  说不定是不小心呢,我知道那门有点问题。


  管他呢,懒得想了。


  是啊,做客户也不容易,他们压力也挺大的!


  当然花了钱了嘛,咱不干好能行吗?慢慢想办法吧!周强伟一副无赖的样子。

  是啊,回头给头汇报一下,让头去交涉,其实陈立丰人不错的,就是有点急,把道理讲清楚就行了。田荣开始分析起来。

  但愿吧,也只能这样了。


  算了,咱说点别的吧,这项目够郁闷的了,头都大了。周强伟说了很多话,感觉舒服多了,肚子倒饿了,于是叫了点小吃。

  是啊,说点高兴的事,否则还不得郁闷死。田荣也不想谈这个了。

  
……

  等他们一结账,才发觉不多不少整好500块,周强伟有点醉了,斜了一眼服务员说:“500块算什么呀,还不抵我一天顾问费的零头呢。弄得服务员一头雾水。你就能吧!田荣说。

  田荣还算清醒,叫了一辆车。坐上车,田荣想自己明天怎么办啊,那个成本还原也叫人伤透脑筋了。

  田荣害怕周强伟出事,所以两人都坐在后排,司机看周强伟有点醉了,很客气地问田荣:先生,请问,您去哪儿呀?


  酒店,还能去哪儿?周强伟抢着来了一句,声音很冲。

  司机吓了一跳,没敢吭声。田荣赶紧解释:他喝醉了,去北华宾馆。


不一会儿,周强伟就睡着了,还笑出了声,田荣怕他着凉,赶紧把他叫醒,问他笑什么呢?周强伟揉了揉眼睛,略有所思地说:我做了一个梦,我看到陈立丰给我的方案签字了,我笑了!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发表于 2008/5/11 20: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嗯,不错的文章,其实底下干活的人都是各有各的难处,虽然是甲乙方,但是双方的目标其实是一致的。我觉得有个做法值得推广一下,当然前提条件是要有成功案例。中国人都有很普遍的从众心理,一般客户都愿意通过成功案例进行评估你公司的实力,然后才是商务方面的活动了。那么在项目开始初期,首先需要甲方满足一个很基本的条件,就是要在甲方指定一些人员,这些人员做为重点培养对象,非特殊情况,尽量不允许调用。然后出一笔项目经费,去以前的类似项目上去做参观,有了对照,他们就不会说什么了,要说什么也只能说他们能力不如去参观地方的人了。这样有了参照物,才有动力,才能放下架子来做事。
发表于 2008/5/11 22: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很熟悉,和我们公司情形差不多,那会议也是曾相似。
ERP实施的艰辛在于让别人欣然的接受你的观点,而不是强加的!难……
发表于 2008/5/11 23: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作的真实写照。“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不停的重复着这种状况。。。”
发表于 2008/5/12 17:4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
发表于 2008/5/18 00: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hanx
终于看完了,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R..C..  ERP啊?!(用过的朋友都应该清楚)
其实也就两个字:折腾!
 楼主| 发表于 2009/4/11 23:3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奇怪的是,在本人的BLOG空间里,这篇文章忽然变得“只有题目,没有正文”,WHY?
发表于 2013/6/21 16: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实施顾问伤不起啊~~
发表于 2013/6/21 17: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杰夫老师有经验有阅历有文笔,确然写的形象啊
发表于 2013/6/21 22:4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各取所需吧,客户想要自己花出去的钱效益最大化,实施方想着以最少的成本满足客户需求,早点结束项目
发表于 2013/6/23 21:41:48 | 显示全部楼层
LZ辛苦了,谢谢,拜读中
发表于 2013/6/23 23: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华!道出甲乙双方各自想法! 受益匪浅!
发表于 2013/6/24 18: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共鸣的一遍文章,值得阅读
发表于 2013/6/28 15: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笔,读完深受感触
发表于 2013/7/2 14: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手入门  拜读了   希望有一天我对这件事能又有所感悟
发表于 2013/7/10 19: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初期不懂系统的逻辑,只是想要他们想要的,全然不知道如果达到这效果乙方要付出多少,只是认为我出钱了,我的业务就是这样,你必须按我说的做出来。
乙方大部分人不会站在客户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如果这样做客户的操作的效率性如何?如果这样做是不是合理的?如果这样做…………一部分人就是想着系统的标准功能是这样的,以前的企业也是这样做的,而不会去深入的思考是否还有自己未用过的功能是否还有更适合这种业务的功能。
其实碰上这样的客户也是锻炼自己的实施经验,对自己是一次极大的提升,你会根据客户的要求去思考,让自己不知不觉的成长起来。所以最主要的是心态,保持一颗平静的心态去解决面对的问题。当然抱怨也是有的,那就在下班后约三五知已喝喝酒,吐槽下吧。第二天回公司上班又是一个专业的顾问。
发表于 2013/7/16 14:2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道出了 甲方 乙方的矛盾根源
发表于 2013/8/21 13: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心里一阵难过,一阵发苦,一阵好笑,都不易
发表于 2013/9/5 08: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甲方乙方都很难做啊。。
发表于 2013/9/17 11:24:14 | 显示全部楼层
跟我们当初上项目时一样,感同身受。很不错的文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壹佰网 ERP100 ( 京ICP备12025635号 京ICP证120590号 )  

Copyright © 2005-2012 北京海之大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服务器托管由互联互通
手机:13911575376
网站技术点击发送消息给对方83569622   广告&合作 点击发送消息给对方27675401   点击发送消息给对方634043306   咨询及人才点击发送消息给对方13801152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