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佰网|ERP100 - 企业信息化知识门户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雷雷

[分享知识 原创连载]睁开眼的一瞬间,我居然还是会想起这个人和这件小事 《情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20 22: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童颜巨乳                 
     
发表于 2013/7/20 22: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要求有图有真相;第二篇各种人物都开始出现了,感觉也埋下了好几个伏笔;
     
发表于 2013/7/20 23:4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3/7/21 19: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雷雷 发表于 2013/7/20 21:07
二、
那个时候,我25岁,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普通得像无边沙漠里一颗细小的沙子,我在成都的一家猎头公司做 ...

后面是不是会和李俊这个人有点关系呢?拭目以待;难道是郭朋PK李俊?
     
发表于 2013/7/21 21:3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是非写实的,是否可以给李俊同学后面安排一些情节进去呢?虽然你有点不太喜欢这个人;
     
发表于 2013/7/21 21:42:26 | 显示全部楼层
纵横四海 发表于 2013/7/21 21:34
如果是非写实的,是否可以给李俊同学后面安排一些情节进去呢?虽然你有点不太喜欢这个人;

呵呵  观众不能要求剧情  

点评

在线连载的好处就在于可以让好的想法融入到连载中,作者可以根据反馈来修正连载;如果是写实的就不行了;  发表于 2013/7/21 21:44
     
 楼主| 发表于 2013/7/21 22: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Dylan 发表于 2013/7/21 21:42
呵呵  观众不能要求剧情

差不多是写实,但是由于实际存在的人物也很多,所以我在想取舍的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3/7/21 22:38:0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咋只看到这几个字?
     
 楼主| 发表于 2013/7/21 22:59: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篇

本帖最后由 雷雷 于 2013/7/30 17:13 编辑

那天中午,我先接到了万林的电话。
“小鱼,我要走了。”
“啊?去哪儿?”
“回老家啊,回去做体育老师,我还想在那边开个舞蹈培训班,我想再问你一次,你跟我回去么……你如果回去,工作我家里人可以解决”万林说。
“我……”我一时间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实……我也可以留在成都……”万林说。
万林是我的老乡,也是我跳摩登舞的舞伴,他去我家玩儿过,我妈妈很喜欢他,我也去过他家,他妈妈带我去泡温泉,还送我泳衣,听他说这些,我有点不知所措。我从没想过由自己去决定另一个人对某个城市、某份工作的选择。我想,我是喜欢万林这个人的,但那是不是爱呢?有人说,当你无法做出选择时,说明那不是爱,我想,我不爱他。
“对不起,我……”不等我把话说完,万林再一次抢过话说,“行行,我知道了,你照顾好你自己吧,有事儿打电话。”我站在公司阳台,愣了一会儿,风吹着头发,终于感觉到一丝凉意。
大多数人,在心目中都对理想恋人有一个大概的想象,他的长相、身材、性格、味道,都有一个影像。当符合想象的人出现时,就可以认为,这是一见钟情的真爱,我也在等待这样一个人的出现,然后把他填放进自己勾勒好的故事情节中。不管是看电影还是在现实中,经常会有这样的情节,一个人先和一个人恋爱甚至结婚,但是某一天才突然遇到自己本来想要的人,于是就出现了各种复杂的剧情和千奇百怪的结果,或者有的人找了个将就的人结婚,结婚后才遇到了真爱,所以我常常幼稚的想,如果某个人把我留给这个人的位置占了怎么办?所以我等待着,这世界很多人是像我这样的。
我相信会有这样一个合适的人出现。这个人不一定帅气,不一定富有,但他一定要是我看到就喜欢的人。我自认为我一眼就能辨认眼前的人是不是我想要的,然后我完完全全的得到他,纯粹的,暴烈的。
接完电话,我踱回办公室坐下,段岚岚给我招手说,“林小鱼,来,我跟你说个事儿。”
“什么?”
“给你介绍个男朋友”段岚岚一脸热情。
看她好心给我介绍,我赶紧随口附和说,“好啊”
“异地的,行不?”
“可以”那时候,在我心里,关于恋爱,年龄、身高、距离什么都不是问题。
“离过婚的呢”
“有孩子没?”我表现出一点点的纠结。
“没呢”
“哦……”我继续问,“和你很熟么?”
“是我候选人,我之前推荐他去IBM的,但是没谈拢,放心吧,认识两年了都。这人是SAP PP顾问,一米八的个头哦。”
“啊?一米八?不行,高了,我平底鞋都不能穿了。”我找借口。
“哎呀,行不行先加个QQ聊着呗。”
“额……也行”
我没有多想,只是随口答应,我是做IT猎头的,但对于SAP这方面却接触的很少,交个朋友,也当了解了解吧。我觉得应该礼尚往来,就说也要给段岚岚也介绍一个,让她说说要求,她想了想说,“嗯……一米七五以上,长得不能丑,要有品味,在思想上要能领导我,房子车子肯定要有,月收入两万以上,没结过婚的吧。”正说着,她的手机响了,她接了电话,我仔仔细细打量了下她,她快三十岁了,身高大概一米五三或者一米五四的样子,穿着一套白底黑色横条纹的短袖短裤运动套装,身材平板,留着一头偏分黄铜短发,皮肤很白,长脸,眼睛小到似乎只有一条缝,贴着双眼皮儿贴,粘着假睫毛,又用黑黑的眼线膏将双眼皮儿贴画黑掩盖住,颧骨很高,下巴很窄,但嘴巴比较大,似乎那窄窄的下巴已经容纳不下那么大的嘴巴。此时,她正操着一口流利的,我听不太懂的河南话,唇线随着说话的动作变出一道道褶子。
我没有再继续给段岚岚介绍男朋友的话题,顺手加了那个人的QQ,他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聊天,他那边很忙,我也忙,他忙里偷闲和我聊天,我也一样。他叫郭芃,SAP PP自由顾问,东北人,家在北京,在上海工作,31岁,离异。
一直以来,我对东北人有一种天生的好感,我想象中的东北男人,高大壮实,让人有安全感,说话攒攒的,很爷们儿,性情耿直,仗义有担当。而关于他前妻的故事,更让我开始同情他。
他的前妻是个婚骗,和郭芃交往的期间一直录音,扯证几天后买了房子就开始闹离婚,为了房子的事情还打了官司,后来还发现,他的前妻在河北的时候,就结过几次婚,但是婚姻系统全国没有联网,他并没有发现,他和段岚岚两年前认识,离婚的事还帮他出过主意。
我也给他讲我的故事,他总是说跟我聊天很开心、很放松,和我说话之前不用想很多。每天他都会出现,主动和我聊天。
有一天,整个一上午他都没有出现,我就主动给他发信息,他问我今天怎么想起给他发信息,工作不忙么?我说,忙,很忙,但是忙里偷闲发信息。他就在那边乐,乐什么,我不知道。
回到家,他找我网络视频,我看到了他,看的不是很清楚,只觉得他形象动作都很爷们儿,我注意到他手上有戒指,就问他明明单身怎么还带着戒指,他说那是自己买的带着玩儿的,我就没多问,他问我要了我的出生日期和时间,然后告诉我,“我是木命,你是火命,我旺你,你克我。”我听了不服气,“没有火,木头能燃烧起来么?能发挥木头的价值么?而且,木头烧完了,火也就灭了,所以不是我克你。” 后来他又搬出了棒子老虎鸡的理论,因为他属鸡,我属虎。他还告诉我他要改名字。我不知道为什么跟他扯这些,甚至觉得他是不是太迷信了,大概因为无聊好玩儿。
渐渐的,我已经习惯了下班回家坐在卧室巨大的飘窗上和他网络聊天。飘窗上装着淡蓝和姜黄相间条纹的双层窗帘,摆着马蹄莲,微风将帘脚吹起,上下来回轻轻摆动,马蹄莲的花尖也不时轻轻颤动。
我跟郭芃讲起我的芦荟,他也说,“也没什么特别的,你还大老远抱回家。”我讲窗外有一片绿色的荒原,他说,“你都住到农村去了啊?”
我给他讲门口的公交车很挤,永远都挤不上去,小区门口卖花的大爷,总是带着一只胖乎乎的小黑狗,每次买花,他都总会额外再送我一支什么花,我还给他讲小区对面的沿河公园里,每天晚上都有大爷大妈跳交谊舞,我有时也去凑热闹,他听了却说,“就你那小样还会跳舞?”
     
 楼主| 发表于 2013/7/21 23: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篇

本帖最后由 雷雷 于 2013/7/30 17:21 编辑

第一次见到郭芃,是在国庆节,国庆假期第三天,我没有出去玩,因为郭芃说他有项目要来成都,让我等他一起吃晚饭。
郭芃的飞机晚点,害我在北门一家酒店楼下等了很久。我这个人很认真,答应等他吃饭就一定会等他。这家酒店在5楼,3楼居然是个老式迪厅。我站在楼下看着一拨又一拨的男女走进。女人大多画着浓妆,穿着薄薄的黑丝袜。我也穿着黑袜子,不过是黑色连裤棉袜,大学跳舞弄伤了膝盖,一直在做治疗,如果受凉膝盖就会疼痛,所以我穿的比别人厚实,我穿着蓝色裹裙,黑色小皮衣,黑色高跟鞋,鞋尖有银色花纹。
大约九点过,门口出租车上下来一个男人,高高的个子,穿着黑底银灰色花纹的衬衣,手里拿着外套和包包,在人群中,他显得特别出众,气度不凡,这是郭芃么?好像和视频里的不太像,比视频里年轻许多,他急匆匆大步从我身边走过,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径直走到电梯口。
过了一会儿,我接到电话,“我到了,你在哪儿?”
“我在酒店楼下。”
“我都在5楼了。”
“那你弄好了赶紧下来吧。”
“你上来吧,弄好了一起下去。”
我有一点不高兴,似乎这男的不太会迁就对方,让我等了半天,到了不先给我打电话。
上楼之后,我看到了他,他正是我刚在楼下遇到的人,他长得高高胖胖,脸圆圆的,细细长长的眼睛,嘴唇很好看,不厚不薄,棱角分明,这是我喜欢的摸样。跟他进了房间之后,我抱怨的说,“你这是什么毛病啊,让我等那么久,到了还不先给我打电话”。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并不觉得陌生,像是很熟悉的朋友,事实上,我们已经通过网络聊天有几个月的时间,也算是比较熟悉。他一边整理他的包,一边回头瞅瞅,一边解释道,“我不赶紧登记入住,酒店不给留房间。”那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国庆期间房间很紧。我还不甘心,继续说,“你平时也是,聊天什么的,要闪了从来不打招呼……”没等我把话说完,他打开空调,坐在床上说,“我就是这个毛病,你今天是准备好来教训我的啊?怎么着,你有兴趣帮我改改?”说完开始上下打量我,我不好意思,扭头走到穿衣镜前整理衣服。他说,“成都都流行黑丝啊。”
“我穿的是棉袜,这么冷的天,穿薄丝袜,关节会痛的哎。”
他又说,“你腿挺漂亮的。”
我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因为我觉得我的腿是我全身上下最不好看的部位,我说,“就我这小粗腿儿,你还是第一个说好看的。”
我转身,见他乐了,乐什么我不知道。
随后,他朝我走过来,站在我面前,两手贴在墙上,将我框在他的手臂之间,我吓了一跳,愣住了,他缩回一只手,从我头顶划过,到了他的下巴,嘴里念叨,“到这儿啊……眼睛这么大,能改我的几倍了,嘴巴又这么小。”然后转身走进卫生间洗手。他走出来,穿上外套,说,“走吧,吃火锅去,不用拿包了,吃完再回来拿。”
出了酒店,天下起了毛毛雨,街上人很少,很安静,走了一段距离,他抬起手,掀起外套,盖在我头上,将我揽进怀里,就在他的胳肢窝下面,我没有拒绝,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拒绝,我觉得很安全,很温暖,又有点紧张,我甚至显得有点儿不自然,但是一切发生的又那么顺其自然,直到我们吃着火锅,喝着啤酒,我们就又变回之前未见面时轻松聊天的状态。
他不能吃辣,边吃边擦着鼻头和额头的汗,他也不太能喝酒,没喝多少,就说自己晕,而我从头到尾没有发热也没有头晕。回到酒店,我拿上包,让他送我回家,他却说与其那么远折腾回家,不如在这儿将就一晚,他说帮我开个房间,想了想又说现在国庆估计也没房了,我磨蹭了半天非要让他送我回家,转念一想,家太远,太麻烦,第二天还约了夏天和陶菲菲逛街,又要从家里过来,索性就将就一晚吧。
我坚持不去洗澡,只将皮衣外套脱掉,他问为什么,我说我比较怕冷,他一把拉过我的手,双手合十,将我的手捂在他的手心,他的温度透过手心传递到我冰凉的手上,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他洗完澡之后玩儿起了DOTA,还强拉着我要教我,胖子也教过我DOTA,但是我总是玩儿的很差,逐渐的就失去了兴趣,干脆就不玩儿了,他坐在床的右边,我躺在左边不吭声,他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头有点疼,他伸出手来给我揉太阳穴。他说话糙,拽拽的,但其实很温柔,这一点我们很像。他突然停下,将结实的胳膊摊在枕头上,说,“过来!”我几乎想也没想就靠了过去,枕着他的手臂睡了。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事实上,从躺到那张床上起,我就是迷茫的,无想法的,就是对于事物没有主动去想过它接下来的发展方向和可能性,好像漂浮在大海中,我还没有想过漂向哪里,海水推着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一样。这一切是顺其自然的,然而我们的状态又确乎是暧昧不清的,我讨厌暧昧,我的世界里,只有黑和白,没有中间地带,但我们之间确实是这样暧昧的,我甚至希望黎明快点到来以结束这样的状态。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大概他的手臂已经被枕的麻木了。我想我是太累了,总是能隐约听见节奏激烈的音乐和嘈杂的人声,感受到光线的变化,以及他偶尔挪动身体和手臂时引起的细微的床垫的变化。我们被包裹在城市寻常的声音和气息中,这些气息向我们挤压过来,越来越小,仿佛再也没有多余的空间让我们容身。
总是有那样的光线划过,我竭尽所能要看清楚。我确定,那是一只巨大的水母,漂浮在蓝色的海中,晶莹、透明、轻柔,它就在我面前,好像知道我在看它,它也立在我的面前不动,似乎在看着我,然后它又开始向我逼近,一点一点逼近,直到最后将我吞噬,我挣扎着要逃离,却感觉自己正一点一点的消失,我在恐惧中被他一点点的消化,我使劲挣扎,在混沌中向深海坠落,坠到一面镜子前,我看着镜子,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水母,而郭芃正躺在我透明的躯体中。
    我惊醒的时候,郭磊已将我紧紧抱住,并试图脱掉我的衣服,我努力挣脱,而这种挣脱是出于本能的,想也没想过为什么的。然而他并没有让我得逞,他那相对我而言略显庞大的身体压的我不能动弹,而我竟然也渐渐放弃了任何抵抗,我本该想到的,从躺上这张床的时候,我就该想到的,我的身体其实是渴望他的。
我赤裸的摆在他面前,瘫软在他的怀抱中。他深深的吮吸着我的舌头,似乎快要把它吞掉,使我不能呼吸,我的身体就在他的手掌之中,任凭他抚摸揉捏。他进入我的身体,我感到一阵疼痛,随后却是漫无边际的快乐。他不停的抽动,摇撼我的躯体,几乎快要使我变成一块块零散的骨架,我贪婪的亲吻他,拥抱他,缠绕着他,似乎这一切都远远不够,远不足以释放我的渴望。为什么要亲吻呢?为什么要做爱呢?也许是因为想要进入对方的身体,我就是这样想的,因为想要进入对方,才会想要做爱。如果,我们是两杯水,那么,把我们倒进一个杯子里,我们便融为了一体,如果,我们是两股青烟,飘散在空中,却也分不出彼此,但是,我们是两个独立的肉体,就算肌肤贴的再近,也还是独立的。我紧紧的抱着他,恨不得想要把自己的身体嵌入到他的身体里,他感觉到我的用力,也用力抱紧我。
我躺着,直直盯着天花板,他匍匐在我的胸口,我将他怀抱,轻轻抚摸他的头,我想,我是爱他的。

清晨,夜魅鬼马般梭去,温暖的秋日阳光,透过白色窗帘温柔的洒进来,照着白色的床单,好像能使它发出刚洗过的味道。我趴在枕头上,断断续续的回忆着夜晚所发生的,想象着这一切本来应该有的顺序。他用手枕着头歪在一旁,手指在我的后背上下来回摩挲着,从后颈顺着脊柱滑下去然后又再滑上来。我翻过身抓住他的手趴到他的胸口上说,“有件事你还没做。本来应该先做,但是漏掉了。”
“什么?”
“你还没有对我表白”我昂着头毫不妥协的说。
他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好,我喜欢你,要你做我唯一的女人,呃……不对,做我女朋友。”
“那你喜欢我什么?”我问着大部分女孩都喜欢问的问题。
“喜欢你的毛毛。”
“啊?”
“因为我痒痒的时候可以在你身上蹭一下,哈哈。”
“晕,什么嘛,这也算理由?”我不依不饶。
“哎,你毛毛真多,其他还好,腿上有点扎人,不过也好,可以给我止痒,我小时候痒痒的时候就在我弟弟腿上蹭。”他饶有兴致的说。因为夏天穿裙子我会把毛毛刮掉,慢慢长起来了,就会有点扎人。
他没有问我喜欢他什么,穿上衣服去卫生间,我无聊玩儿起了他的电脑,我想看看他的照片,就找了找,找到一个文件夹,全是他的照片,有他站在办公室带着工作牌和同事的合照,还有出去玩儿的照片,他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可是,一张婚纱照的出现,像一根针扎在我身上,使我惊厥。照片上是郭芃和一个女人,那女人小小的脸,细细的眉眼,薄薄的嘴唇,照片下面写着郭芃、杨宏玉,这就是他的前妻?为什么离婚两年了,还留着照片,他还爱她?
“为什么你还留着她的照片?”我瞪大眼睛问从卫生间出来的郭芃。他一看,赶紧拿过电脑,一边删除照片一边说“奇怪了,删漏了呢。”
“你还爱你的前妻?”
“前妻?”他一脸疑惑,随即又说,“我从来没爱过这个人,只是我爸妈喜欢她,她搞定了我的家人和朋友。”
我想起戒指的事情来,我问他,“对了,你上次不是有个戒指么?怎么不在了?”
他拿起床头柜上的表往手上戴,说,“那个戒指在青岛掉在酒店了,让服务员给找没找到。”
我心中涌起了很多疑问,但是又不敢再过多的去追问关于他前妻的事情,很多分手就是因为过多的追问过去导致的。
他在左手戴了很多东西,一个表,还有两串不知道什么做的珠子,我有点好奇,伸手去摸,他忽然很激动,拿开我的手说,“你不能动!”我被吓到了,难道他还认为我会克他?我摸过的珠子会不吉利?他冷静了一下,又一把把我搂过去,说,“等我忙完了,我们去旅游,去远点儿的地方。”
“那我想去海边儿。”其实我还是有疑问,但是又不知从何发问,索性我说一句总结性的话,我小心翼翼补充说,“我只能接受一对一的爱情,除了我,你不要找其他女人啊。”
“那不会,也没那时间啊,但是你不能逼我陪你逛街,不能阻止我玩儿DOTA.”
我很奇怪,他怎么知道我想让他陪我呢。正想着,他从钱夹拿了500块钱塞给我说,“我待会儿去客户那儿,完了去重庆,你自己玩儿,我回来再找你。”
我有点儿惊讶,虽然朋友总是告诉我,谈恋爱一定要使劲儿花男人的钱,但是当他塞钱给我的时候,我仍然表现的手足无措,我呆呆的问,“为什么给我钱?”
对于我的问题,他也显得很惊讶,但是很快又笑着说,“我没时间和你玩儿,你自己去溜达总要吃饭喝水什么的吧?”
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心里美滋滋的,感觉自己像是被贴上了某某女朋友的标签,突然间有了身份和归属,突然间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来自异性的照拂。但是转念一想,500元是不是太少了,他是不是太抠门儿了,500元能买什么呢,但是为了向他表现出我不是个拜金、现实的女人,我掩盖住那一点点的失望,高兴的接受了。

郭芃要去高升桥附近见客户,所以我提议带他去“耍都”的一家粥店喝粥,我们拦下一辆出租坐上去,我用四川话说,“师傅,去耍都。”
“耍都哪道门儿?彩虹桥那边啊?”师傅问。
“额……不是,南郊路那边。”我说。
“是不是凉水井菜市场那边?”师傅问。
“就是撒。”我说。
“就是撒。”郭芃小声模仿我,又说,“我发现你说四川话的时候更温柔一些。”
“我膝盖好凉。”我说,郭芃伸出两只大手,分别捂在我的两个膝盖上。
到了粥店,发现店家没有开门营业,我又带他去附近的一家苍蝇馆子“勾魂面”吃面,他要了三两担担面,我要了一两炸酱面。他显然是饿了,大口大口的吃面,我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只想吃甜甜的东西,我点了凉糕,也大口大口的吃起来,我用勺子舀了淋了红糖汁的凉糕,送到他的面前,他像一个听话的小孩,赶紧吞掉嘴里的面,一口将凉糕包进嘴里,定睛回味一番,又接着吃面。
太阳已经爬的老高,懒洋洋的照着街道的一切,远处一家卖兔头的老店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旁边的串串店老板翘着二郎腿坐在店门前,端着茶盅不时喝两口,街对面二手书店临街沿槛上,一条小黄狗四仰八叉横条条躺在路中央,享受它的美梦,任凭谁走过,它都纹丝不动,左边斜对面内衣店的女服务员大声嚷嚷着让老板娘过去收碗筷,老板娘扯开嗓门用四川话喊,“马上!”
“马上”郭芃咧开嘴笑着,小声的用四川话学老板娘说话,随即又对我说,“教我说四川话嘛。”
我立刻用四川话回答,“好嘛!”
他也跟着说,“好嘛。”
门口走进来一个大爷,冲着女服务员喊,“小妹儿,来三两辣鸡面。”
他就又跟着学,“小妹儿……”
我说,“瓜娃子。”
他问,“瓜娃子,是什么?”
我忍不住笑起来,“就是傻瓜的意思。”他也笑了,只是笑而不语,伸手过来捏我的脸。
我告诉郭芃,这里离高升桥不远了,我们走路过去,其实,我只是想和他多待一会儿。我们一边聊天一边走,沿着南郊路,走到锦里对面的岔路口,他问我,“走哪边?”
“两边都能到,但是左边是藏族街,可以逛逛。”我建议说。
藏族街两旁布满了各色的藏族商店和餐厅,树木依旧浓郁,只是零星掉下几片叶子,在空中摇摇晃晃落到镶嵌在人行道上的水泥板上,路中央偶尔有疾驰而过的汽车,将树叶“咻”的一声卷到空中,树叶又再摇摇晃晃的飘落下来。人行道上八角形的水泥板有些陈旧,有些已经翘了起来,我穿着高跟鞋走的歪歪扭扭,他迈着大大的步子走在前面,走不了一会儿,我们之间就拉开一段距离,他就停下来回过头看着我,等我一起走,再走一会儿,又拉出一段距离,他又再停下等我,阳光从树叶的缝隙射进来,明晃晃照在他宽阔的肩膀,照着他圆圆的脸庞,细长的眼睛,还有他棱角分明的嘴唇。他向我摊开手,我把手放上去,他握紧我,拽着我向前走。
他看着一家藏族餐厅问,“你去过没?”我小声的说,“没有,听我哥们儿说,肉太生,我不敢吃。”他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像是自言自语的说,“至少,你是个值得做朋友的人。”
“什么?”我不确定自己是否听到的是这样的话,但他马上又开始滔滔不绝给我讲他的事业,讲他现在在做的项目,讲他为什么从公司辞职自己找项目做。
到了他客户公司楼下,我不舍的依偎到他怀里,拥抱着他,他一把推开我,抓着我的肩膀说,“别黏乎,男人以事业为重。”
我一直目送他迈着大大的步子消失在我眼前,转身看着车来人往的马路,突然不知所措,在路边呆呆站了几分钟之后才想起来该去找夏天和陶菲菲了。
     
发表于 2013/7/21 23: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雷雷 发表于 2013/7/21 22:59
那天中午,我先接到了万林的电话。
“小鱼,我要走了。”
“啊?去哪儿?”

"他叫**,SAP PP自由顾问,东北人,家在北京,在上海工作,31岁,离异。"  看来SAP PP顾问躺着中枪了;标准的宅男;


发表于 2013/7/30 10:5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才女一个,鉴定完毕!太强悍了,佩服佩服啊
     
发表于 2013/7/30 11: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好像看见了当时的一系列的情景故事,朦朦胧胧的,文章写的很好,很真实,尤其和段芳芳的对话,很像现代女孩
     
 楼主| 发表于 2013/7/30 11: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纵横四海 发表于 2013/7/21 23:18
"他叫**,SAP PP自由顾问,东北人,家在北京,在上海工作,31岁,离异。"  看来SAP PP顾问躺着中枪了 ...

躺枪。。。。躺枪的IT男还很多。。。
     
 楼主| 发表于 2013/7/30 11:5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你关注 发表于 2013/7/30 11:14
我好像看见了当时的一系列的情景故事,朦朦胧胧的,文章写的很好,很真实,尤其和段芳芳的对话,很像现代女 ...

能让你清晰的想象到场景,那就对了,不然就要重写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7/30 11: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BAP-AndyLu 发表于 2013/7/30 10:54
才女一个,鉴定完毕!太强悍了,佩服佩服啊

多提修改意见啊,,,,
     
 楼主| 发表于 2013/7/30 11: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雷雷 发表于 2013/7/20 21:07
二、
那个时候,我25岁,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普通得像无边沙漠里一颗细小的沙子,我在成都的一家猎头公司做 ...

哈哈,因为太老啦,根都那么长了

点评

阅  发表于 2013/7/30 21:02
     
 楼主| 发表于 2013/7/30 22: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纵横四海 发表于 2013/7/14 11:45
**** 该帖被屏蔽 ****

句句入我心。。。。。。。。。。。
     
发表于 2013/7/31 09: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位,干完活儿再来细看
发表于 2013/7/31 13: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犀利妹,文章太好了吧,羡慕嫉妒恨啊,求写完发表出版,嘻嘻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壹佰网 ERP100 ( 京ICP备12025635号 京ICP证120590号 )  

Copyright © 2005-2012 北京海之大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服务器托管由互联互通
手机:13911575376
网站技术点击发送消息给对方83569622   广告&合作 点击发送消息给对方27675401   点击发送消息给对方634043306   咨询及人才点击发送消息给对方13801152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